林翳蝉风

《LOAD OF WAR》

一段草率的文字,仅仅表明了我是与男主持同一立场的。

————

  战争是无解的。

  你的枪支没有到达,但对面仍是你要插旗的领土,你要用他们的血浸染一切生活,不为什么,因为这样你才能放肆的大笑,因为这样才能达到最终的平衡,这是你在枪声和愚昧中想出的最好的,最简洁的主意。

  你的枪支没有到达,你的长刀割裂没有水分的大地,将你的敌人的皮肉,的脂肪,将身上每一个脏器变成与上一秒不同的东西,你对天吼叫一声,它却没有任何回应,没有阴云,没有雨滴,今天是个大晴日,太阳公平地普照在每一件血液奔流和将要的地方。

  你...

”创造性容器“TAG说明

个人文评收归地,是刚刚瞅到荣格“在这个神话的神秘中,你将自己变成一个容器,一个创造性的容器,对立在这里和解。”这句取的意。

《风起雷鸣处》文评

  原文作者: @绿萝卜呀红芹菜 

—————————————————————

  这个王子,这个王子体内有皮肤饥渴症的种子,这让他的父亲恼怒,让哥哥看到继承的可能,让乳母终日活在惶惶之中。但王子的乖戾暴虐并不能怪给病症,也不能怪给他总冒着无名火的父亲,不能怪给哥哥的诅咒和乳母僵硬的拥抱姿势和隔了一点距离的,头颅上畏惧得变了型的脸色。才能被赐予一些,就要被剥夺一些。肆闪着雷电的深紫色星球让晴天带着它的白色云朵只做每年尴尬又无奈的巡游,勉勉强强、战战兢兢地让星球上的人民知道有这回事在。

  乳母裸露的手臂悬着天...

《墓阙》文评(上)

因为时间问题,下的产出可能相隔较远,就先放个进度吧。 @-神烦- 


——————————————————————


  没想到只理了一页纸,但想写的实在太多了,也许写下来就很少,默。

一、

  说是说文评但想写半个指南,帮第一遍看着有点迷糊的同好们撸撸思路。那就先从故事时间线开始罢!有几句算是自己衍生,不妥请指出。

  言山认识了洪戊今,俩少年走走江湖吃吃鱼见见新鲜事好不快活。而有一天洪戊今忽然消失,待言山找到他,他已经成了邪剑“侞孤”的剑主。他有两张面皮,执剑时是自己的脸,大家叫洪戊今

为什么他们称你为神仙

“为什么他们要称你为神仙?”K坐在沙发上,握着手机的手用力伸展,他的臂膊形态大小都异于常人,我至今没搞清楚他到底是什么物种。好在他也长的是一张亚洲人型的鼻子眼睛,这让我不用太过恐惧。

“我不知道。”我端着水杯从他面前经过,算计好自己的运动速度,声音的传播速度,他的理解速度,完美地把这句话抛向他。

  他又把攀援在沙发背上的手伸回来,肘骨跨拉垮啦的声响像是一只长叶被飓风扇巴掌,“我们约定过不能说不知道这个词。”

  我把热水倒进杯子里,“我们还约定过不能对你撒谎。这条优先级比较高。”

  他没继续和我追根究底,我是说在我看外面的...

十四日人定,评《千岁忧》

每次讲的时候都略忐忑,怀抱着破裂关系的心情勇敢并竭力。

——————————————


本来是要把你的《千岁忧》藏到六月看的,但这两天回温了我想及江浙梅雨和煎蛋高温(尽管六月还没有煎蛋),担忧变质问题,于是这两天天气晴好我便把它读了。细腻就不夸你了,我理大纲时候顺手把喜欢的又截了图。但这篇阅读体验真不能说是好。

这篇本身就不走很强的故事性,提一下纲要是这样:

(上)设置林志玲事件交代——介绍总局概念及内部气氛——介绍诸葛青及家庭背景,成名事件描写——介绍王也,介绍搭档原因——交代同居背景,桌布事件——深入搭档原因——时间过渡,交代回家送死事件

(中)简介店铺——王也找墓

希望比我更有能力的人来做,不过我猜没什么人对这个感兴趣。从角色歌里勾出的几条线,本来是要写分析,不过写的时候非常坎坷,笔力和思想都不足,就给自己马住了。一张点在最后一句龙坠狐藏,初见时有幡然醒悟之感。一张是歌词对比挺精到的。一张我到现在还是觉得在讲老王,暂且当个糖吃吃。也保不准和“一念痴狂”一样忽然发现还是讲诸葛本人的。

哎我果然还是不适合和人套近乎。
每次套完自己都内心嫌弃一番。
那么就不多嘴了,缘线用力扯扯就断,其实我可能明白得比自己意识到的还早一点,不过一直乐于扯断,大概是坚定不移地想检验这条结论吧。
点到为止,点到为止。

今晚的我,无比真诚

过了这一时刻,所有人都精疲力竭。
© 林翳蝉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