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翳蝉风

《我哥》文评

若是诸葛青去见了所谓的最后一面,然后又怎样呢?

  结果是不怎么样,该说的话总是不该说、不愿说、说不出口的。


  关于《我哥》的文评,这已经是第三版了。早上在读《欢乐英雄》,古龙好是潇洒,我看着看着,闷气都能短暂地忘却了。想起的只有世间美好的事来——比如我还没有还上墓阙的文评,比如在墓阙之前诸葛青也该和我告一段落。

每一版都不满意,我不恨自己孱弱的笔力——世上有些事,本就是讲不清楚的。


先讲诸葛青。

文里提到两次诸葛青从来不算一卦,第一人称我们无以得知诸葛青到底是算了还是没有。也许他不敢算,也许也没有...

【朱潜龙/李天然】梦境短打

脑中这对可以非常好吃非常意识流...窝在酒店角落打的,唉,大师兄太好吃了

没拜读小说,童年杜撰

——————————————

他想要杀他。


这个愿望像多年前烧在身上的火,有时候烧着烧着就习惯了。等有人看到疮疤,惊叫一声,他忽然发现这把火还没熄灭,也惊叫一声。火灼到心底,一下一下地舔舐他的心尖。他大汗淋漓,在北平的月光底下呻吟。正面是霜雪一样的月光,背上是烧了多年的火焰,他的身体起起伏伏,像大海里漂浮的孤舟。


他见过朱潜龙很多面,小时候的形象歪歪曲曲地跌倒在梦境里,他有一天梦见朱潜龙将汽油浇在他身上,火柴划着划着却掉到朱潜龙自己身上。朱潜龙便扑下来,伏在...

补了一下午的文豪无意间看见自己的腿写出这东西

我的腿,在白晃晃的灯泡底下,映成一道慘白,加上一只暗暗赌气的膝盖淤黑色块,十年老尸。我这十八年的老尸仍在世上游走,穿长裤遮住这条会惹事的腿。要让他们发现就完了,完了。

连自己的秘密都守候不住,像田野漏在地上的麦子被候鸟捉走。

热,蒸汽在蓝色布料里窒息,丝丝缕缕地扼住自己的咽喉。只有当夜晚才把那些多余的铰掉,剪刀疯狂地扭头好如困兽。我一身轻松,带着痒酥酥的线头快乐地投入吞人的黑夜里,在黑夜里我深吸一口气,在这里找到自己和同样以漆黑取乐的无聊人民。

我不断扑腾,大口吸气,扎猛子,当空长啸,我的肌肉战栗,噗地一声,我跪入黑夜里。

意识流

《LOAD OF WAR》

一段草率的文字,仅仅表明了我是与男主持同一立场的。

————

  战争是无解的。

  你的枪支没有到达,但对面仍是你要插旗的领土,你要用他们的血浸染一切生活,不为什么,因为这样你才能放肆的大笑,因为这样才能达到最终的平衡,这是你在枪声和愚昧中想出的最好的,最简洁的主意。

  你的枪支没有到达,你的长刀割裂没有水分的大地,将你的敌人的皮肉,的脂肪,将身上每一个脏器变成与上一秒不同的东西,你对天吼叫一声,它却没有任何回应,没有阴云,没有雨滴,今天是个大晴日,太阳公平地普照在每一件血液奔流和将要的地方。

  你...

”创造性容器“TAG说明

个人文评收归地,是刚刚瞅到荣格“在这个神话的神秘中,你将自己变成一个容器,一个创造性的容器,对立在这里和解。”这句取的意。

《风起雷鸣处》文评

  原文作者: @绿萝卜呀红芹菜 

—————————————————————

  这个王子,这个王子体内有皮肤饥渴症的种子,这让他的父亲恼怒,让哥哥看到继承的可能,让乳母终日活在惶惶之中。但王子的乖戾暴虐并不能怪给病症,也不能怪给他总冒着无名火的父亲,不能怪给哥哥的诅咒和乳母僵硬的拥抱姿势和隔了一点距离的,头颅上畏惧得变了型的脸色。才能被赐予一些,就要被剥夺一些。肆闪着雷电的深紫色星球让晴天带着它的白色云朵只做每年尴尬又无奈的巡游,勉勉强强、战战兢兢地让星球上的人民知道有这回事在。

  乳母裸露的手臂悬着天...

《墓阙》文评(上)

因为时间问题,下的产出可能相隔较远,就先放个进度吧。 @-神烦- 


——————————————————————


  没想到只理了一页纸,但想写的实在太多了,也许写下来就很少,默。

一、

  说是说文评但想写半个指南,帮第一遍看着有点迷糊的同好们撸撸思路。那就先从故事时间线开始罢!有几句算是自己衍生,不妥请指出。

  言山认识了洪戊今,俩少年走走江湖吃吃鱼见见新鲜事好不快活。而有一天洪戊今忽然消失,待言山找到他,他已经成了邪剑“侞孤”的剑主。他有两张面皮,执剑时是自己的脸,大家叫洪戊今...

为什么他们称你为神仙

“为什么他们要称你为神仙?”K坐在沙发上,握着手机的手用力伸展,他的臂膊形态大小都异于常人,我至今没搞清楚他到底是什么物种。好在他也长的是一张亚洲人型的鼻子眼睛,这让我不用太过恐惧。

“我不知道。”我端着水杯从他面前经过,算计好自己的运动速度,声音的传播速度,他的理解速度,完美地把这句话抛向他。

  他又把攀援在沙发背上的手伸回来,肘骨跨拉垮啦的声响像是一只长叶被飓风扇巴掌,“我们约定过不能说不知道这个词。”

  我把热水倒进杯子里,“我们还约定过不能对你撒谎。这条优先级比较高。”

  他没继续和我追根究底,我是说在我看外面的...

过了这一时刻,所有人都精疲力竭。
© 林翳蝉风 | Powered by LOFTER